新闻动态

互联网算命在2019
发表时间:2020-01-14 20:05     阅读次数:

但和很多人预期的并不一样,三个月后,团队的人走了一半,公司面临解散。“说实话,从0到1的难度非常大。”

“算命说到底是一个给人希望的生意,所以往后肯定会有市场。”一位小有名气的投资人曾说。

韩江告诉《锐问》,这位投资人初期对该项目相当感兴趣,虽然最后放弃投钱,但他们还是接洽了与他关系紧密的众筹机构,拿到了种子轮。此外,感兴趣者还不乏从OFO离职的核心高管。

可是事与愿违,团队短时间快速扩张,从两人扩张到六个人,人力成本迅速提高,更重要的是旧有变现渠道突然走不通了,新的渠道远不到变现的程度,加上每月高昂的推广费用,使创始人最终下了狠心。

说实话,我其实一点不懂算命,我们创始人其实也不太懂,我做炸金花游戏 内容、他做产品,就是觉得有机会!”

到了2019年,前几年还处在话题中心的创业潮已跌到谷底。裁员的寒流,从年前贯穿到年尾。

10月16日,经纬张颖的呼吁引起很多创业者的感慨,“这段时间,外部融资环境比较恶劣,融资难度无限加大。希望各位都能拿捏好节奏,高效用好帐上的每一分钱,不要因为大意,错判而断粮。”

越是危险的时候,焦虑、浮躁的氛围也越是笼罩。当对人生不确定性到达一定阈值,很多人便开始寻求外在的寄托或证明,算命的需求也应运而生。

说到算命,实际上有东西方的分野,在互联网上受众更广是“西方算命”,主要包括星座、占星术、塔罗占卜等;而“东方算命”,包括手相、面相、八字、紫微斗数、风水等,最早只是流行在民间相关爱好者群体中。

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不少创业者看到了“东方算命互联网化”的机会。事实上,前几年也有一些这样的项目案例,但都没有今年这样“来势汹汹”。算命作为一个古老的行业,在寒冬的当下再度受到热捧,与这个行业低成本、现金流好等特点,不无相关。

主打机器测算的台湾公司桃桃喜目前已经在大陆深耕4年,公开信息显示其产品拥有4000万微信用户的授权。在谈及创业初衷时,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吴明光告诉《锐问》:

“主要切中了不可避免的市场缺口,举个例子,即便你今天很有钱,但还是避免不了你家里的老人会变老、小孩会变大,未来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风险,当这类事情屡见不鲜,自然会对命运产生困惑。”

据韩江透露,只要在贴吧或豆瓣的算命群里发帖免费测算,一个小时内,会有几十上百个求测的需求,“主要是测感情和事业”。

一位前知名互联网公司资深员工去年曾为一位知名易经老师推广线下课程,该老师曾担任李嘉诚家的御用风水顾问,其高端课程价格达到十多万。她告诉《锐问》,自己进入这个行业,最早是基于好奇,“觉得能学到东西”,但她是少数情况,更多人其实“都比较逐利,更关心什么时候好运,什么时候发财,这些事情。”

前不久,一款“AI相面”产品风靡网络。尽管该产品噱头远大于准度,几乎炸金花“过把瘾就死”。但《锐问》获悉,该产品最火的时候月流水可以达到上亿元,背后公司单月营收达到2000万元。

“AI相面”是一款通过识别用户面部特征,形成面相报告的机算产品,今年在朋友圈等社交渠道广为流行,但其生命周期非常短暂。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机器类测算平台所面临的主要困境。因为产品不成熟、政策等多方面风险,它们并不敢大力推广;而只要大力推广,它们就有可能会遭到封杀。

吴明光忿忿地对《锐问》说,“现在有些机器测算的平台找到我们要我们提供流量,分成比例是0.5比9.5,对方只拿0.5,我们拿9.5,所以,机算的生态链已经被玩坏了,机算已死!”

《锐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七个已成立运营数年的算命创业项目(桃桃喜(4年)、帮帮测(4年)、高人汇(4年)、灵机文化(13年)、两岸易理网(5年)、明鲤(4年)、神棍局(3年))在过去的2016-2018年之间获得了融资,融次包含天使轮到A轮,金额从百万元到千万元不等。

梳理以上项目发现,它们通常以APP(高人汇、灵机文化、帮帮测)、微信公众号(神棍局)、小程序(桃桃喜、两岸易理网)、微博(明鲤)等作为引流和变现平台,这与移动互联网、新媒体、人工智能的创业红利期几乎是同步的,从而完成原始用户积累。显然,如今从头打造一个APP或微信公众号并不简单。

这些项目创始人兼CEO多为资深算命师,例如桃桃喜创始人兼CEO简少年、两岸易理网创始人兼CEO梅骏骑、神棍局创始人兼CEO杨苗波,而它们之所以能够获得融资,也与投资人有“算命”的兴趣爱好相关。

2016年3月,桃桃喜在经历上百场路演无果后,遇到了天使轮投资机构——拉卡拉资本创始人孙陶然,“他看了我们的种子轮融资人和团队,他也喜欢算,也是爱好者”,吴明光回忆称。此外,桃桃喜的A轮投资机构心元资本投资人也是在“算后觉得准”才答应投资的。

曾获天使轮100万元融资的两岸易理网创始人梅骏骑对《锐问》描述了当时的情景,“我在一个众筹平台路演,有个投资人很快就认投了,认投的原因是在路演的时候他偷偷叫我给他算了算,他觉得算的很准,就投了我们。”

据南方周末报道,当时投资的蓝衫创投唐绍奇唐其实并不想投项目,主要看上了梅骏骑看八字的能力,想让他做自己的易经顾问。

而创业邦也曾披露,神棍局Pre-A阶段的投资方易和资本和微影资本的投资人也是通过这一方式确定了融资,微影资本的投资人甚至是神棍局的铁杆粉丝,关注一年之久。

由此可见,这更多是一个“算命师”发起,由爱好者参与投资的创业领域,他们其实早早地掌握了大部分技术、用户、资源,并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红利,从而建起了一道看不见的护城河,非局外人能够轻易进入。

梅骏骑认为,当时一批项目能拿到的融资的原因还在于国外已经有了成功的项目模板,包括主打人工智能算命的Zappallas(日本,2009年上市),以及主打线下算命的新天地集团(新加坡,2012年上市),国内自然理应产生一批同类型的成功企业。“况且这本来是我们中国老祖宗的东西。”

但国内平台实际上走出了不一样的商业模式。由于国内社交媒体的发达和作为流量中枢的地位,造就了对社交平台的普遍依赖,主要形成了三类商业模式:

A:以算命师为主的平台模式。主要代表为帮帮测、高人汇。它们从线下签约了一批传统算命师傅,为用户提供一对一咨询服务,价格从几百到上千不等。平台和老师,一般五五分成。

高人汇采取的方式是网站导流。据《锐问》了解,“高人汇目前很希望转型新媒体,因为传统网站倒流模式已经落伍了”。

自称是“国内最大的周易在线服务平台”帮帮测,目前微信服务号头条平均阅读量在5000-1W不等。此外,团队还运营几十个微博、拥有几百个微信个人号(算命号),建起了深厚的流量池。

B:“网红大V”模式。主要代表为神棍局、明鲤等。主要模式为通过文字、视频等内容打造一个权威的“大师人设”,掌握“溢价权”。网红大V的单价可以涨到数千甚至上万元,甚至不乏几十万元的大单。

很多人对神棍局并不陌生——曾经以“10万+”风水爆款文章走红,结果因”望京soho风水局“文章损害名誉权遭到封号。当时,它的单价区间在1200-10000元。

还有一个盛产爆款文章的公众号大V“灏泽异谈”,咨询单价直接定为13000元。此外其知识星球入圈费为3880元,目前入圈人数超过1200人,仅这一项收入便接近500万元。

打造“网红大V”,是大部分从业者都跃跃欲试的商业模式,有匿名微博知名命理博主向《锐问》透露,“有一定积累的大V可以达到三年五百万的纯收入。”

韩江团队就是通过微博、抖音等平台批量打造“网红大V”。但他对《锐问》分析说,“内容敏感、专业度不够高,导致我们短期内很难成功”。

C:“AI或机器算命”模式。主要代表为桃桃喜、两岸易理网。以桃桃喜为例,其初期主要通过“人生成绩单”等爆款免费小程序,在微信朋友圈裂变增长积累用户,再通过其他付费测算产品转化变现。

吴明光告诉《锐问》,“这两条路线上,我们花了很多心血,有一只叫’真命天子’的付费产品前前后后改了14个版本,就是为了确认哪个版本有最高的转化意愿,免费产品每周都会更新1-2只。”目前,桃桃喜付费产品单价均价为68元,人均复购率为一年三单以上。

机算产品无疑是人工智能大潮下的趋势,但随着“AI相面”爆红爆死,“AI算命”在舆论中已经变得相当负面,也给该赛道的未来蒙上了阴影。

炸金花 9月,一条新闻“算命大V团伙落网”登上了微博热搜。所谓“算命大V”是指微博大V“看相禅师”等,行骗模式主要是通过热点评论吸引关注者,再冒充“大师”行骗。

其中,安徽、重庆等地当地警方打掉数个算命大V犯罪团伙,抓获从业人员超百人,涉案金额超过了令人惊讶的7400万元。

“‘看相禅师’是真的骗,他们那些人不会算,拿着话术本搞的。”上述匿名微博知名命理博主针对上述事件对《锐问》说,因为害怕出现纠纷等法律风险,他们也都会配有专业律师,为他们法律支持。

不少从业者也开始意识到“风向”,据韩江透露,以前公众号都会接他们的软文推广,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变现渠道,后来“公众号就变得谨慎了”,与此同时,知乎、小红书等内容平台也在封禁该领域内容。

“官方媒体已经报道了,同时很多国企也发了文,以前会有不少银行采购我们的课程,现在可能都不行了。”一位在去年底入局算命领域的创业者,现在已经放弃了该项目。

事实上桃桃喜在创业之初,对自己的定位就不是纯算命平台,即“女性情感娱乐占卜平台”,侧重强调娱乐属性,弱化算命属性。

“付费产品的单价不宜过高,68元就不能再高了,如果用户以娱乐的心情体验我们的付费产品,她会产生一种惊喜感。”吴明光称,行业内机算产品客诉率为十分之一,桃桃喜能够压低到二十五之一。

桃桃喜将未来押注在技术上。据介绍,其技术团队占整个团队的七成,也是行业最早拥有小程序团队的公司,人数达到三十多人,分散在台湾和南京两地。

而“国内最大的周易在线服务平台”帮帮测,在现金流、资本实力等方面具有领先优势,每年现金流达千万级。招聘网站显示,帮帮测正积极扩展团队,新招岗位多达十多个,包含编导、短视频编剧、产品经理等。而且目前已经涉足塔罗、情感咨询等领域,这些领域风险小,受众更广,也更易被市场接受。

两岸易理网,则已于去年彻底转型。2018年底,梅骏骑成立了众筹投资平台“伯乐天使”疯狂牛牛,通过众筹资本开展外对投资,赚取投资收益。其机算产品不再面向一般客户,而成了筛选创业者或投资人的工具,其判断投资项目优劣的核心还是看创始人的生辰八字。

“投资人在我们平台亏了,我们有补损机制,简单来说,亏了算我的。”梅骏骑对《锐问》说。由此,梅骏骑完全规避了相关风险。

事实上,从古至今,算命行业从没有正规化规范,也缺乏公认的评价体系,而且,即使资深算命师傅,也不敢保证测试的精准度,目前,行业人普遍认为70%左右的精准度已经算高准度。——鱼龙混杂、口碑第一,是这个行业的不变特征。

此前,算命,更多流行在一些娱乐圈和传统商界这样的小众圈层。这几年,随着互联网创投对于这一领域的关注,这一行业开始慢慢变得大众起来。但是浮躁的创业环境,加上难以评判的价值标准,以及政策等风险,其负面影响也被成倍放大,口碑管理变得极其困难,从业者一不小心就可能反噬自身。

本文不构成且不应被视为任何购买证券或其他金融产品的协议、要约、要约邀请、意见或建议。本文中的任何内容均不构成老虎证券在投资、法律、会计或税务方面的意见,也不构成某种投资或策略是否适合于您个人情况的陈述,或其他任何针对您个人的推荐。

上一篇:最丰满的“星女郎”,一袭红裙惹人眼,张雨绮
下一篇:三国谋略之贾诩的智慧(一)